上海女知青的回忆:当年他无端替我挨罚,我竟没机会说声谢谢

2020-05-20 10:24:52

1968年末,我们一帮上海知青兴致勃勃下乡到农村劳动,我被当地安排到一个不算偏远的乡村,插队和社员们一起在田地里干活,风吹日晒雨淋,很是辛苦。
由于我们是从上海大城市来的,又高又瘦的麦秆队长(外号)对我们特别关照,吃的方面和社员们没有两样,都是吃大锅饭,但住的地方给了我们村里最好的房子。那房子挺大,是以前地主的家。不像有的社员住的土坯房,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
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队长特意开了一个群众大会,再三警告:如果有男人胆敢进入女知青的住处,一定严惩,送去坐牢!
队长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个男人从我们住的门前过,往窗户里瞟了一眼,被人发现告诉了队长,队长马上又开了一个会,点名警告,如果再犯这样的错误一定要批斗。
自此之后,我们女知青的房前屋后,再没有男人敢贸然路过,即使路过也是低着头,眼盯着自己的脚尖走路。
说实在话,我们的觉悟虽然很高,但是干起体力活来比社员们差远了不说,自己还感觉非常累,累到那种快要晕倒的地步。抡锄头锄草,社员们总是远远地把我们抛在后面,为了追上他们,不至于太丢脸,我很多时候都没有把草根挖起来,就是帮草剃了一个头。没过两天,草又长出来了,社员们便嘲笑:“这是小艾剃的头、这是小艾剃的头……”说得我脸像着了火。
城里带来的衣服沾了黄泥,用树上的皂夹怎么洗也洗不干净,就是会有印子在上面。这让爱美的我们很是伤脑筋。
没过多久,我们的脸晒黑了,手也变粗糙了。每天收工回来,只想好好睡一觉。由于过度劳累,我好几次睡到半夜腿抽筋,疼得我哭了好几回。还有个问题就是吃不饱肚子,经常觉得饿。
那天晚上,夜都很深了,我听到有人在啃东西,于是探头看了看,发现是小沈在吃红薯,便问了句:“小沈,哪来的?还有么?”
后来,我才知道,那红薯不是小沈捡的,是从地里偷的。这要是让队长知道了可不得了,会说我们这些知青是贼,以后就会对我们另眼相看了。
那天下午,天色阴沉,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我们正在锄芝麻地里的草,队长不发话,我们还不能走,继续得在地里锄草。雨越下越大,泥都粘在锄头上抖不下来,队长才说收工。
见大家都跑出了几十米远,我赶紧跑到红薯地里,在地的中央快速地挖了两个红薯塞进口袋,然后往住处跑。我确定没人会知道,因为我不是在地边上挖的。地边上挖的容易被人发现,到时会追查,很麻烦的。
一个眼尖的社员看到我两个口袋鼓鼓的,指着我对队长说:“队长,你看,她口袋里藏了东西!”
没人信我的话,都说我是偷了队里的红薯,不能轻饶了我,不然,下次还会偷,别人也会学着偷。
他们越是这样说,我越不敢承认是从地里挖来的,又改口说是别人送我的。我天真地觉得,这样说罪会小一点,因为只要我不说出是谁送的,他们也拿我没办法。况且,早就有传言,说有人想打我们这些女知青的主意,偷两个红薯来讨好我们也是有可能的事。这样,我就能蒙混过去,不至于落个做贼的骂名。
对于我这个说辞,大多数人将信将疑,队长问:“谁送给你的,你一定要说出来,这件事情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说,那就是你自己偷的。偷生产队的东西,是贼,不要脸的贼!可耻!”有个社员指着我数落,其他人也跟着义愤填膺。
在我极其难堪的时候,有个年轻人站了出来,说红薯是他送给我的。队长一下子就火了,说:“小根,你有种,真有种!偷生产队的东西来讨好城里妹子,这顿罚你跑不掉!”
“队长,我认了,该怎么罚就怎么罚。我觉得城里妹子来我们这里太可怜了,她们不像我们生下来就干农活……”小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城里人,乡下人,谁不是人?你做了贼还有理了?你等着受罚吧。”一个中年人凶了小根,要求队长严惩他。
小根受的惩罚是连夜写检讨,当着社员的面宣读,到时他家少分十斤红薯,并保证今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其实,小根这个小伙子平时和我并没有多少接触,因为他少言寡语,在我们女孩子面前说两句话都会脸红。但是,我真不知道他为何要来为我背黑锅,难道……
为了保住我自身的清白,我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实情,大家相信这件事情就是小根干的,劝我保持警惕,千万不要和他再有任何接触,以防不测。
那时,女知青找农村对象的基本没有,大都是知青和知青相好,我也不可能和乡下的青年好。如果小根真的对我有好感,那也是痴心妄想,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形容也不为过。
那次风波过后,所有人都很关注小根的一举一动,唯恐他再偷队里的东西,唯恐他对我们这些女知青图谋不轨。队长找他谈了好几次话,劝他不要动歪心思,说弄不好可能真的会被抓去坐牢。
后来,知青要返城,我出于良心发现,想和小根说句感谢的话,但是根本找不到机会,因为他见着我就跑开了。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http://news.cctv.com/2019/12/19/ARTI1bMuszbPaM4P4x3XOGnc191219.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东光信息社版权所有
期货线上配资华创证券短线交易秘籍富深所上海配资公司配资开户路易泽北京期货开户点石配资网大众期货网